王石平,博士,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王石平于1955年5月出生于湖北武汉。1974年至1977年在华中农学院(现华中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兽医专业学习,1977年至1984年在华中农学院(现华中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任助教,1984年至1986年在英国爱丁堡大学兽医学院动物组织和细胞化学专业学习并获理学硕士学位,1986年1月至7月在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兽医学院作访问学者,1986年至1991年在华中农业大学畜牧兽医系任讲师,1991年至1994年在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暨州立大学动物科学系动物营养专业学习并获理学博士学位,1994年至1997年在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任副教授,1997年至今任教授,博士生导师。Continue reading →

精选追忆留言

  • 周雁 于 2020年5月13日 留言

    敬爱的王老师,祝您一切安好! 今年的清明节,刚刚从老家回到武汉,本想去您墓前祭扫,又因为疫情管制没能成行,只能把对您的思念深藏心间。回武汉后又为自然科学基金而努力,多少次梦回实验室,多少次梦到您对我的当面指导,真希望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但愿今年能获批项目,以更多的科研成果回报您的心血。明天,5月14日,您离开我们一周年了,但这一年里,我们无时无刻都在思念您。明天还要在线给学生上实验课,不能和大家一起去墓园看您了,还请您见谅!无论如何,优雅美丽的您永远活在我心中! 学生:周雁 Continue reading →

  • 陈惠兰 于 2020年5月10日 留言

    敬爱的王老师,您好!

    洒泪的4月清明节,无限缅怀已藏我心中!

    缤纷的5月,复杂的5月,我还是忍不住要告诉您,我深深地思念着您!

    昨天是您的生日,我找了一天的旧照片,期望能找出我们一起在国交大厅与香花一起的合影,可惜未果。但我很清楚地记得那应该是在2013年的春末夏初,如同现在的5月,您依然是长发飘飘,一袭长裙,美丽高雅!令人敬服!我在那碰见您们,拉着要照个合影,您笑着答应了。我请服务员照了一张,应该还是用的老iphone4 :(。  后来我换了好多次手机,也不知照片导电脑里去了没有。我就是找不到了,心里很是难过。但您的美丽、雅致、和蔼、笑容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中。

    今天是母亲节,我在祝我妈妈和婆婆节日快乐的同时,也对您说一声:老师母亲节节日快乐!一朝为师,终生为父为母!感谢您和张老师对学生的教导和栽培!师恩永远不敢忘记!

    再过几天,5.14日,就是您离开我们一周年的忌日了。我们深切地怀念您!由于工作需要,我要在外地做现场验收布置工作,不能来墓园为您献祭,请您原谅我!您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唯愿您在天堂日日平安健康,称心如意!也唯愿您牵挂的家人会化缅怀为力量,继续为您而健康平安,坚强优雅地生活着!

    老师,您安息吧!

    学生,陈惠兰

    Continue reading →

  • 黄仁艳 于 2020年4月5日 留言

    王老师,您在天堂好吗?

    今天是您去另一个世界的第一个清明节,我暂且理解为我们两个世界的交流,格外想您。

    昨天我去了农科院植保所交流,聊起我是您的学生,几个老师都尊称您为先生,对您甚是敬佩,都听说过您在最后的清醒时光还在持续为学生改论文,在生病期间,仍和张老师出去开会,他们见过您继续在工作,谈到这,我身为您的学生感到挺自豪,但却又甚是想念。

    王老师,我还挺多事情想对您说,告诉您一个好消息,我找到男朋友了,我知道您关心我个人问题这件事,去年三月,我去医院看您,您说话不清楚,可您打字加手势问我个人问题,因那时我与男朋友还只是不断深入交流了解的状态,并未确定,所以我保守的思想牵引我没对您提半句,只是告诉您,别担心,我很快能找到,您漏出一丝有点着急的表情。后来我却再没机会亲自告诉您这个消息,看您高兴激动的表情了,有点遗憾。待武汉疫情好转,我一定带他到龙泉山,亲自带给您看看,见我华农的家长,给您把把关。

    王老师,去年您也问我工作,您为我能赚到钱而感到开心,可我最近感觉到公司的工作有一点空虚了,头一年还有科研相关或企业相关的知识来学习,而目前感觉沦为工作就为赚一点钱的结果,似乎没有太多的个人价值的追求。假如您还在,假如我可以与您交流所有,该有多好。

    王老师,前面几个月,武汉遇见了很大的疫情,好在实验室人员们都很好,抗病组所有成员都很好,您可以放心,我们抗病组大家庭都会相互照应着,去面对可能来临的更多的挑战。

    黄仁艳

    2020年4月4日

    Continue reading →

  • 欧阳亦聃 于 2020年4月4日 留言

    王老师您最近一切都好吗,今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我们都在疫情的一线城市,刚开始快把自己吓死了,接着担心一线的医护人员,好长一段时间不间歇地刷新闻,随后长这么大第一次饿肚子,然后开始云教学云讲座云组会,还捡起了十年没碰的厨艺,可惜不能秀给您看。今年的清明艳阳高照,今天也是国家公祭日,是对英雄的缅怀,也是对您的缅怀,不能去墓前和您说话,只能遥寄祝福,愿您安康幸福!

    学生,亦聃

    candlecandlecandlecandlecandlecandlecandle

     

    Continue reading →

  • 杨泽宇 于 2020年4月4日 留言

    清明时节忆恩师

    今天,是您走后的第一个清明节,由于武汉公墓祭扫尚未恢复,只能在这里寄托对您的思念。

    不知不觉您离开了已近一年,一年的时间很短,一切仿佛发生在昨日,一年的时间又很长,往事如风,再也无法回去。

    今天是国家公祭日,致敬英雄,缅怀逝者,而在我心中,您也一直像英雄一样,勇敢面对这种种困难、重重危险,只为坚持心中的师道良知。

    一直以来,一直不愿回忆您离去的时刻,您是那样安详、那样宁静、那样从容,每当此时,泪水已不觉湿了眼眶。

    您走得太早、走得太急、走得太悄无声息,可您的离去却像惊雷一样,让我们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人生就像一场漫长的旅行,每个人都在远离起点,相聚又分离。如同雨水从天空落下,有的声如洪雷,有的宛若微风,有的洒向江河,有的汇入生命,最终都回到星辰云海,看似没有留下痕迹,却让世界变得不同。

    人生如是,生活如是。都是历史长河的一瞬,但正因无数瞬间的累积,才推动历史波涛滚滚向前。

    真的有幸,成为了您的学生,接受您的言传身教,感受您的朴实无华,您的谆谆教诲,我会永远记在心中。

    怀念您。

    Continue reading →

  • 曹剑波 于 2020年4月4日 留言

    缅怀尊敬的王老师

    今天是清明节,本应该去龙泉山追忆王老师的。但由于新冠疫情,只能在这里寄托哀思、缅怀尊敬的王老师。

    5年前的今天,王老师在给我修改基金申请书;4年前的今天,王老师在指导我的实验;3年前的今天,王老师在催促我尽快写文章;2年前的今天,王老师还在给我改文章;1年前的今天,王老师还能同我们说只言片语。

    现在,只能在网上追忆我们敬爱的王老师!每当修改基金申请书,我都会记起您的要重点突出、简洁易懂等指导;每当写文章时,我都会按照您教我们的写作技巧和逻辑思路进行;每当准备开展新实验时,我都会牢记您的对照实验一定要做好的要求。

    2020年清明节,缅怀我的导师-王老师!

    学生:曹剑波

    Continue reading →

  • 袁猛 于 2020年4月4日 留言

    思念、缅怀尊敬的王老师

    清明节,是去龙泉山追忆王老师的日子。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管控,暂停现场祭扫,只能在此寄托哀思,缅怀尊敬的王老师。

    去年的此时,王老师在同济医院治疗。我们去探视时候,已经非常困难理解王老师的语句,只能从手势中推测。王老师偶尔还会写出几个简单的字,怕我们理解不准确。我们只能默默站立在病床旁,不敢多说,我们简单的一句话,王老师要花费百倍的精力回复。我们唯有内心一直的祈祷,期望癌细胞肆虐暂缓,抑或消失。

    年前腊月二十五,我和杨泽宇一起去龙泉山。按照风俗,我们为王老师烧了纸钱。墓旁的松柏苍翠,墓碑上王老师的音容传神,只能仔细再仔细的瞻仰。墓碑上沉甸甸的谷粒和XA13的序列,不仅是对王老师作为一名优秀教师的精准而低调的总结,更是对我们后人的勉励。

    去年还能见到您,还能和您说话,今年却只能缅怀。。。。。。

     

    Continue reading →

  • 张建伟 于 2019年9月10日 留言

    忆恩师王石平先生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受教廿载,师恩难忘。

    一年一度开学季,又逢一个教师节,我不禁怅然。恩师王石平先生虽已故去,她的音容笑貌我却记忆犹新,她的点滴往事仍历历在目。我唯有细细记下心中的追忆,以寄托对先生的哀思。

    (一)缘起

    我是1997年入读华农生物技术本硕连读班,本科三年级末面临研究生导师和课题方向的选择。受启蒙于先生教授的《生物信息学》这门课,我对该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便立志跟着先生做相关研究。承蒙先生不弃,我有幸成为她门下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生物信息学方向的学生。自2000年升读研究生到今,算来已有整整20个年头。

    进课题组的第一年,由先生亲自安排,除了上课,我跟着不同的师兄师姐“打下手”学各种实验技能,包括DNA、质粒、RNA提取,PCR扩增,Southern、Northern杂交,稻瘟病、白叶枯菌培养和接种,DNA测序,等等。印象最深的当属是学习异硫氰酸胍法提取RNA。先生在我动手前就告知,RNA极易降解,实验过程中用到的试剂、耗材甚至水都要认真做预处理;在操作珍贵材料前,先生建议我可先用无关紧要的材料做预实验,把技术练成熟了再上手;在初次抽提效果不佳(失败)后,先生和我一起,把可能失误的地方都仔细梳理一遍;后来经过再次尝试,RNA总算提出来了,先生除了鼓励我,还是要求再提取一份更好的RNA,不仅巩固技能,还能留作后续实验的备用。在“打下手”过程中,先生从细微之处教会了我做科学的几点必要因素:1)端正的态度,做实验不能马虎,准备要充分;2)遵循自然规律,做事由易到难,由浅入深;3)缜密的思路,遇到失败要多找原因;4)不轻言放弃,要不断尝试,更要精益求精。当然,这段“打下手”期间,我也曾一度怀疑,先生是不是忘记我是来学生物信息的,应该给我分配多做些计算分析相关的内容。事实证明,先生对我实验技能的训练是非常必要的,为我后来从事生物信息铺实了基础,是我一生宝贵的财富。

    (敬爱的王老师,愿您在天国过一个快乐的教师节!)

    WechatIMG1963.jpeg

    Continue reading →

  • 梅方竹 于 2019年9月7日 留言

    教师节的怀念

    再过两天又是一个年度的教师节到来了。金色的秋季,华农校园景色依然是非常的美丽,狮子山上依然那样的萃绿,试验田里水稻已是金黄颜色,棉田新季的棉花已开始吐絮,生长在马路旁边的栾树盛开黄颜色的花朵与栽种在田间里金灿灿的稻谷交相辉映。学校新生已经入校,尚在军训阶段,老生已开始上课。新的学年已经开始了,校园内时见年长的、年青的老师们以及年少的学生们在急急地奔走,大家匆忙的身影在校园内每一道路上随处可见。当夜色降临时,校园内多座教学科研大楼和学校图书馆内灯光烁烁,宁静的校园内充显紧张的学习、研究创新气氛。多个夜晚,我漫步在校园之中,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啊,原来是再也见不到我们尊敬的王石平教授快速匆忙地走向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身影了,失落感与悲伤感顿时油然而生,只怨苍天无情,人生无常。

    我不知道,天国里是否也有教师节,但愿是有的,人类有生有死,轮换交替,是最为平常的自然规律,谁也逃不脱,谁也逃不了,只是觉得尊敬的王石平教授走得太早了。她热爱教学,热爱学生,热爱科技创新,传业授道,忠于职守,是当今浮躁社会之中难得的人生楷模,衷心祝愿尊敬的王老师在天国也能过一个祥和的教师节呀。

    梅方竹

     

     

    Continue reading →

  • 袁猛 于 2019年9月7日 留言

    试验田的水稻金黄,又是收获的季节。

    基于张老师的绿色超级稻理念,王老师指导的水稻抗病课题组长期坚持水稻抗白叶枯病主效基因挖掘、克隆、分子机制解析和育种应用,以及抗病QTL基因鉴定、克隆和分子机制研究。

    水稻白叶枯病是水稻生产上危害最为严重的细菌病害,曾经是全世界水稻生产三大病害之一。目前共鉴定了40多个抗白叶枯病主效基因,截止目前有11个被克隆,其中王老师实验室克隆并解析了其中5个。这些被克隆的抗白叶枯病主效基因编码蛋白质类型丰富多样,解析它们的生物学机制是一件非常烧脑的事情,而致力于解析清楚更是对科学的孜孜追求。

    科学研究从来没有捷径,也没有一帆风顺。抗白叶枯病主效基因Xa4,已经被50多个国家育种家用于育种超过40年,其潜在重要性不言而喻。王老师实验室在2003年发表文章将Xa4基因定位于水稻第11染色体上,期间经历了很多磨难,经过几位博士生攻坚克难,终于在2017年将该基因克隆,并初步搞清楚该基因生物学机理。Xa4基因不仅调控抗病,而且还调控多种农艺性状,这可能就是长期以来一直是育种家首选的原因。Xa4基因克隆和生物学机理研究结果发表在Nature Plants杂志上,鉴于其重要影响,该杂志用封面重点推介这项研究成果,同期还配发评论文章。

    虽然我没有机会参与这个重要研究成果开展过程。但是我很清楚这期间14年王老师是如何坚守信心,高瞻远瞩,宽容失败,鼓励前行。可能在水稻重要基因克隆过程中耗时14年不是极限,但是这一份持之以恒的信念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并践行的。重要的成果从来都不是轻而易举获得的,执着追求不放弃,这也许是最朴素的一种科学精神。

    去年教师节还和王砺寒去您家向您汇报实验室情况,您分别询问每个人课题进展,并具体给出下一步指导,今年只能通过试验田金灿灿沉甸甸稻浪向您寄托哀思。

    Continue reading →